-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高中部 > 学生园地 > ju111.net
ju111.net

那一次,我为人类感到悲哀

日 期:2013-04-22 14:20:44   作者:高一(1)颜媛 指导老师:唐敏   来源:   浏览次数:次

 星期天终究是令人愉快的,享受了一个小小的懒觉,心情舒畅地在一个固定摊位享用早餐。期间有一个人捡拾散落在地上的方便盒。我很少注意她,太脏,会影响我的食欲。
       但有一天,母亲突然插话道:“知道她吗?蛮可怜的。”我很谨慎地瞟了一眼那个蠕动的身影,很陌生,但又有几分熟悉。那白色的头发,灰色的衣服,似乎经常在我的视野出现。
       我以为我会听到一个被子女遗弃的可怜老人的故事呢!可是母亲说:“其实她是有两个女儿的,且都大了,可惜一个是傻子,而另一个正常的也由于受了刺激得了精神病。”我不禁感到诧异,口中的牛肉面似乎也不再鲜美了。
       我侧过身子,仔细打量着她,她脸上并没有丝毫痛苦难过的表情,只有平静,平静的近乎麻木。一件破旧的棉袄裹在身上,枯枝般的脏手将几个装方便盒的袋子紧紧揣在怀里。
       心中微微一颤,我为这位已有着祖母年纪的母亲感到难过,我对这些“拾荒者”的憎恨和厌恶感被一种浸染着悲情的母爱消释了许多。
       母亲又接着说:“我见她可怜,就送给她一些东西,很多人都说我不该给她,说我乱施舍,说像她那种人,活该……”
       蓦地,我觉得胸口被另一种可怕的东西所挤压,压得我喘不过起来。周围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可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因为把每一丝笑都留在了脸上而无法顾及心灵的温度?我见过少男少女对拾荒者的厌恶,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对拾荒者的斥责,生意兴隆的摊主对拾荒者的驱赶……还有,我自己送去的也是冷漠的眼光……
       我又看了看那位母亲,她佝偻着腰,从一双双铮亮却刻意避着她的皮鞋中间扒拉着几个盒子,脸上一直挂着先前那样的表情。
       那一次,那一刻,我分明意识到,那位母亲的平淡源于众人的平淡,她的冷漠源于众人的冷漠,她的麻木源于众人的麻木。悲伤的血液在这乞讨一般的日子中早已流干,苦难中的她需要的不再是同情和怜悯,而是带着泥屑的几毛钱。
       那一次,我为人类感到悲哀:是什么燃尽了我们的良知,而只留下冷漠的灰尘在空气中弥散?